马云带领阿里上山下乡乡亲们你淘宝了吗

马云带领阿里上山下乡乡亲们你淘宝了吗

  已经有了全球影响力的马云,好基友遍布全球,在联合国兼个职,和奥巴马白宫见个面,和卡梅伦合影摆个剪刀手,和在阿里总部会见个王子元首总统总理,都是so easy ,但是你知道吗,洋气的杰克·马,正在带领整个阿里系山上下乡。

  2014年美国上市之后,农村战略成为了阿里三大业务重点之一。两年过去,农村淘宝的业务外延不断扩展,而整个阿里系的上山下乡,虽然始于卖货,但是却不止于卖货,最近,阿里在农村的合作伙伴“村淘合伙人”,也要改名为“村小二”,改名背后,农村淘宝是如何进化的?隐藏着阿里农村战略怎样的初心和野望?

  阿里的农村战略,启动于2014年,阿里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准备在未来3至5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

  在整个大阿里系业务,走在最前端、最接地气的业务是电商,因此,阿里系的农村战略也从电商起步,承担这一职责的是农村淘宝。

  在农村市场,阿里走的还是开放平台的路子,不过,要开拓远离互联网、对电商懵懂无知的农村市场,第一步要培育市场,而“村淘”就承担了这一关键角色,他们作为阿里的合伙人,就像小小的火星,远望燎原之势。

  村淘1.0时代,其实多是兼职人员,为不懂网购的乡亲提供代购。很多村淘据点设置在村里的小卖部,其业务主要是简单的“买—卖”模式,属于业务的萌芽阶段。

  到了第二阶段,原来的兼职店铺转变为全职,很多大学生回乡创业,村淘升级为村淘合伙人。叫合伙人,是为了体现这些创业人群和跟阿里合作互惠的共赢关系,不过这个时候,阿里系的农村业务,依然主要还是集中在电商层面。

  在下乡过程中,阿里主要负责搭建三大基础设施:天网、地网和人网。所谓天网,就是向地方政府要支持。

  第二,地网,指的即“两通道、一闭环”, 第一通道就是物流通道,第二通道就是信息通道。所谓的一闭环,就是支付闭环。在物流层面,菜鸟网络也同时下到农村去,补贴当地的物流合作伙伴,落地最后一公里配送。在信息方面,阿里与政府将整个硬件设备为合伙人完善好,让合伙人零成本在家创业。

  第三,人网则指的是农村电商市场的人才建设,河南省滑县,因为“农村淘宝”项目的落地,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当地的政府通过本地电视、网络等媒体宣传,并且去上海、深圳、广州都做了推广,一周之内5749人候选村淘合伙人,其中80%以上是大学生回归。

  到了2016年底,则以村淘合伙人改名为“村小二”为标志,村淘进入了3.0时代,其业务范围不再是简单的卖货,而是进入“服务时代”,村淘的战略重点也从“三张网”转向“三个中心”: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和文化公益中心,从个人职业规划出发的创业者,需要转变角色,成为以农村客户和农村市场为中心的“乡村服务者”,这也是确保农村电商长期健康发展的唯一根基。

  其实,看到农村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不仅仅有阿里,还有京东等,那么,在村淘3.0时代,阿里的下乡战略到底有何特点,和京东有和异同?

  一,阿里下乡,不仅仅是卖货,而是要在阿里系的业务外延基础上,搭建一个全链条的生态服务中心。

  具体而言,村淘点承担的职责将不再是购物和卖货这样简单,而是接入阿里系从电商、金融、医疗、教育到文娱的全部资源,“从水电煤开始,把所有老百姓在城里办的民生业务一站式解决,包括交通罚款、养老金、社保金到贷款,真正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实现整个服务体系的下沉。

  借此,阿里可以获取更多的农村大数据,同时,可以利用这些更全面、精准的数据,帮助阿里旅行、医疗、教育、娱乐等相关事业部落地。即“让数据变成生产力”,“把县域电商发展和整体经济发展的数据还给县域,县域完成数据的沉淀”。

  所以,一个个小小的村淘点,其实也是阿里扶持村小二创业的孵化器。通过人才回流、整合培训机构,以及资金扶持政策(政府提供孵化基地,蚂蚁助理创业贷款)等,可以培养出更多的做本地服务的商家,以及拓展农产品、工业品上行的店铺。

  这个孵化器,其实完全颠覆了农村经济的发展模式,过去的农村商业,以个体户小农经济为主。而有了阿里电商平台的支持,集中化的创业成功率提升。

  创业成功的关键是人才,阿里计划在3年内选拔10万农村淘宝合伙人、培养10万农村电商带头人、带动100万农村电商从业人,通过针对合伙人、带头人、从业人(培训服务商从业人、物流服务商从业人、供应商从业人)的培训成长,带动更多的孵化中心、淘宝村、创富协会衍生出来,培养真正属于县域、农村的电商基因。

  一方面,在自身的能力范围内,村淘还是公益文化中心,以电商业务的落地为基础,接入阿里系的健康、旅行、文娱等各业务线资源,使得平台两端连接起城市文明和乡村文化。这两者形成双向流通,就是农村发展的机会所在。

  比如,农村的教育发展水平相当落后,留守儿童难以享受到教育公平的权利,而村淘则承担了“超级课堂”项目,这是农村淘宝与淘宝教育一起打造的一个开放平台,目前已有阿里大文娱板块、阿里体育、果壳网、云海螺、英语流利说、中国美院等集团内外力量一起参与进来。

  另一方面,阿里下乡过程中,也注重和地方政府的合作。与体系成熟、能够自转的城市系统不一样,在碎片化的农村社会,地方政府的角色依然相当重要,尤其是村淘中的土货进城环节,必须通过政府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形成规模种植和生产,才能产生带有强烈本地化标签的地方特产,取得商业化受益。

  浙江的一位县委书记曾说过:“农村电商这个项目,如果是书记任项目领导小组组长,成功率80%,县长任组长,成功率50%,常务副县长或副书记任组长,成功率30%,副县长任组长成功率0%”。其实并不是副县长能力不足,而是他能够调动的资源有限。

  截至2016年2月底,农村淘宝先后举办了19个省域电商峰会(各省省领导牵头,省、市、县各级政府领导参加)以及290场县域项目启动峰会(县、乡、村干部参会);累计开展了50场县长培训班,为1800余位县域政府领导授课,充分的松土壤、培基因。

  不过,阿里上山下乡,也不是没有挑战。中国的农村市场,幅员辽阔,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一,互联网的普及程度差距极大,因此,阿里的农村战略从启动到真正成功,将是一个极为漫长复杂的过程,只能由点到面,慢慢落地。

  总之,阿里下乡,的确是一盘足够再造阿里的大生意,,当城市电商逐渐饱和的过程中,农村互联网的低渗透率和电商业务的巨大空白市场,就是阿里的机会。阿里的上山下乡,不仅仅是企业的商业之举,还是在践行社会公器的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玩头条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