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基地改革才是农民致富的棋眼让钱在农村改革

宅基地改革才是农民致富的棋眼让钱在农村改革中起更大作用

  什么,还少一个,希望农村60岁以上老人退休金涨到一个月2000元?头条大军请点赞送我上去!

  当马云说出“我对钱没兴趣”的时候,撒贝宁死命的憋住没笑。如果我也有2600亿,我对钱也没什么兴趣,所以马首富说的应该是真心话。

  举这个例子想说的是,钱对不同的人的激励效果是不一样的。小时候长辈给我的十块钱压岁钱比现在每月1万的工资对我的激励作用更大!

  相比于已经步入中产的城市居民而言,对广大代富的农村而言,钱依然是最具激励性的!

  所以,农村改革的目标,就是让农民富起来,农民有钱了,上面的那些个理想还算个事儿?

  有人说,土地流转能致富,这么多年过去了,靠土地流转致富的没听过几个,但是流转后没两年亏本跑路的到是一批接一批。

  有人说,一二三产联动,农家乐能致富,结果农家乐刚干起来水还没烧开,都被大棚房行动清理了个干净。

  还有人说,农村集体资产改革变为农民的股权,农民就富了。说的好像每个村都村里有矿一样,有集体资产还没有分下去,并且能够带来持续经营性收入的,能有几个村?来来回回不就是拿那几个村宣传嘛!

  按照惯性,以地生财的事儿我们是最拿手的。回到农村改革的话题,农村改革的动力必须要依赖于经济利益驱动,别跟一心想致富的人谈什么理想和生态,没有什么诗和远方,只有眼前的“苟且”。农村真正能够撬动资金的,也就只有建设用地了。其他的钱,只能称之为政策性资金、普惠资金,而不是市场支配的钱。

  农村耕地能大规模的升值吗?上有18亿亩耕地红线盖着,下有农作物产出和cpi顶着,指望耕地升值的只能洗洗睡了。

  唯一被政策锁住价值的还是农村的建设用地市场,宅基地就是农村建设用地的大头。郑州期货交易所官网之所以说之前宅基地是被政策锁死,是因为农村宅基地就是一个以免费为基础搭建的制度:免费获得,免费试用,免费退出。三个免费,也把农村宅基地的市场价值免没了。免费制度必然是一个能多吃多占绝不回吐一口的糟糕制度,没有奖励和惩罚的制度,注定是平庸的。

  城乡分割的政策,把城市的地价拱到天上去了,但农村的建设用地价格却没有计价标准。城市有钱没地,农村有地但缺钱,妥妥的资源配置的典型。无论是农村经营性建设用地入手,还是农村宅基地的三权分置,都是要发挥农村建设用地的“市场价值”,让钱在农村改革进程中起更大的作用。

  2015年农村土地改革33个试点,主要是从“三块地”(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管理)制度改革作为起点。三块地说白了就是一块地:农村建设用地。

  从农村宅基地取得来看,变无偿为有偿。在“一户一宅”框架下,如果确权时发现出现“一户多宅”或超面积使用情况,则全部规定有偿使用。

  如义乌市的规定为“超过按户控制面积的,每年每平方米按农村宅基地基准地价的0.15%为基础价格,以36平方米为一档,超占面积在36平方米(含)以内的按基础价格收取,每增加36平方米,收费标准按基础价格提高20%累进计收,但收费标准提高不超过基础价格的60%。”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规定,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超面积使用宅基地的,不超过法定标准面积上限的按每年每平方米10元计收使用费,超出法定面积标准上限的按每年每平方米20元计收使用费。

  从宅基地使用权试点来看,宅基地退出或者置换后复垦为耕地,由县级人民政府再置换为城镇建设用地指标,这就出现了价值增值,这个价值增值扣除成本后归农户所有。

  三是宅基地上的农民住房财产权,各地都制定办法推动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如福建省晋江市将农民住房贷款的额度为房屋评估价值的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