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有家卖了24年的臭豆腐熟客曾找到家里求她出

杭州有家卖了24年的臭豆腐熟客曾找到家里求她出山

  高银街的清河坊公交站牌后,有一家只有六七平方米大的小店,看着不甚起眼,但好像无论什么时候去,都在排队……就算是下雪天,也一样要排队!

  这家店叫龙翔臭豆腐,门口还钉了一块白色小牌子,上面用红字写着“22年老店”。

  67岁的老板娘邵伟珍,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出现在店门口,换上一件绣着白兔子的红格子围裙,手脚麻利地装好臭豆腐,再浇上自家的特制酱,插上两根竹签。好多年轻的小姑娘都认识她,一口一个阿姨,叫得不要太甜,“甜酱放多一点啊,那个辣酱也要点!”

  说是22年,但邵老太说她卖臭豆腐已经卖了24年了,很多熟客,家都搬到了滨江,还要搭地铁跨江赶来吃。

  小店最早是开在原来的工联大厦后面,所以取名龙翔臭豆腐,但因为龙翔桥公交车站改造,去年2月搬到现在这个地方。

  今年年底,房东想收回铺子自己做生意,邵老太只能再做搬家的打算,但合适的店面还没找到,想请大家帮忙介绍一下,希望价格合理。记者 宋赟 摄影 毛若皓

  “阿姨,我能加你一下微信吗?省得回头又找不到你了。”一位踩着靴子穿着格子裙的小姑娘,拎着刚出炉的臭豆腐,不急着吃,先要加微信。

  自从店里贴出准备搬家的通知之后,最近这些日子,加邵老太微信的人就猛增,只怕一搬家就吃不到了。

  两年前,龙翔桥公交车站改造的时候,邵老太就想过索性不做了,毕竟年纪也大了。没想到,关了店没几个月,就有“大肚皮”(杭州话,指孕妇)在春节期间找上门来了,求邵老太重新出山。

  “这个还不是最夸张的,还有个刚刚坐了半个月月子的产妇,戴了一个大口罩到我家,说嘴巴熬不牢了,就是想要吃臭豆腐。馋得她妈妈都没办法,只好一起陪着来。”

  但卖臭豆腐油烟大,味道也比较特殊,所以店面不能找居民小区里面的。她和老伴住在西湖大道劳动路这里,也不想跑太远。最后,她儿子找了现在这个地方,其实邵老太开始也不大满意,太小了,油锅一放,连身子都转不过来,业务也不得不缩减,只保留炸臭豆腐、炸粽子,炸年糕三项。

  所以新的店面,邵老太说,面积无所谓,但要离家近点,还有价格一定要合理,最好店面,干净,别在工地附近。

  “其实,我的油墩儿、葱包桧(都是杭州的经典小吃)也毛好吃嘞!真的,比什么网红店都好吃,就是没地方做啊!”说到自家的手艺,邵老太展示了超强自信。如果想吃到她做的油墩儿,那需要一个大一点的店面哦。

  邵老太心里面,还是最想搬回龙翔桥。1951年,她就是在龙翔桥附近的妇保出生的。后来就在天长小学读书,买铅笔买橡皮就去老底子的前进文具店。

  邵老太的爸爸虽然是海宁人,但13岁就搬来杭州,做得一手好菜。很多熟客都赞不绝口的自制甜辣酱,就是来自她老爸传下来的秘方。

  邵老太一开始也没想过卖臭豆腐。她原本是一家皮件厂的工人,但后来厂办不下去了,她就提前内退了。

  工作没了,但儿子还要读书。1994年,邵老太一琢磨,就在家门口摆了一个露天小吃摊,不只卖臭豆腐,还卖各种小吃。因为小摊正好对着龙翔桥公交车站的铁门,人流量特别大,生意很快做起来了。

  炸臭豆腐的手艺,邵老太完全是自学成才的,“做的时间长了,就知道怎么样炸好吃了呗。”

  刚开始臭豆腐是买的,后来学着用霉苋菜梗自己做,因为味道有点大,家里人还有意见。幸好,老公也支持她。

  邵老太很自豪地说,到了后面,旁边的友好饭店、凯悦酒店,但凡有老外来想吃臭豆腐,厨师都直奔她这里买,“那个时光啊,人比现在还要多木佬佬嘞,很多记者也来采访过的,他们都很奇怪,你这里怎么有嘎多人嗡牢(杭州话,挤在一起)的啦。”

  “以前在龙翔桥公交车站后面时,路过就会去买份臭豆腐吃吃……这家甜酱很温和,臭豆腐还不错,特别是炸得最脆的豆腐碎末,配上甜酱,完美。”

  “臭豆腐外脆里嫩,炸得刚刚好,味道也好。难怪下雪天还有这么多人排队买了。下次再到杭州我还要吃。”

  “下午茶不一定要咖啡配甜品吖,老底子的味道最好……臭豆腐一口咬下去,感觉还会爆汁耶,排队人很多,依旧觉得等待非常值得哦。”

  上网一搜邵老太的臭豆腐,几乎是一面倒的好评,甚至还有外地客人说这是来杭州必打卡之地,今年还上了大众点评的杭州必吃榜。每到了五一节、国庆节,邵老太说自己都不敢朝外看,“这队伍都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一年365天,除了春节8天不开门,邵老太雷打不动地出来开店,夏天天热就只做晚上生意,冬天照常。这么多年来,她唯一一次出门旅游还是两年前(就是搬店那年),“哪里有时间出去搞搞儿(玩)的,就2016年去了趟香港,再去四川峨眉山耍子(玩)了一圈。”

  因为环境不允许,臭豆腐现在委托给别人做,但每天早上5点,邵老太还是会准时爬起来熬甜辣酱,这是她家的招牌。我问她,每天都要现熬么?邵老太摸摸肩膀说:“没办法,用用毛快嘞,小姑娘都毛喜欢吃的。有的,个毛伢儿都两个了,还来我这里吃。”让她印象最深的是,有个小姑娘长大后去俄罗斯留学,还隔空指挥她老公来这里买甜酱寄过去。价格也不算贵,甜辣酱都是10块钱一瓶。

  每天熬完酱,邵老太还会去菜场买新鲜的香菜,看我听得一脸蒙,她解释说:“哈哈,这个你不晓得了吧,香菜垫在臭豆腐下面,毛好吃嘞!”

  到了中午,给老公烧好饭,她就回去店里接老公的班,到了晚上,儿子再来接她的班。累是累了点,但邵老太说,自己现在身体倍棒,糖尿病、高血压等老年病一个都没有,连感冒都没有的。

  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慕名而来,给钱求开加盟店,邵老太毫不犹豫地一律回报掉(杭州话,拒绝)。邵老太还有一个多年雷打不动的坚持,就是学生穿校服来买臭豆腐,一律再便宜1元,“学生又不赚钱的,他们要吃,就给他们便宜点呗。”

  投资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