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多所高校学生兼职被骗贷款100元兼职费却要

昆明多所高校学生兼职被骗贷款100元兼职费却要还出5000多

  近日,本报热线接到数名在校大学生电话,称去年参加了“云南品臣投资有限公司”组织的“刷单”兼职被骗。

  学生李颖表示,现在每天都接到数百个威胁电话、短信催她还钱,甚至有人找到她租住的地方,在大门上张贴一张“限期还款”通知,令她感到非常恐惧。“当时只拿到100元兼职费,现在却要让我还5000多,现在想想自己当时那么听信骗子的话,真的太傻了!”

  当事学生称,此次像李颖一样被骗的昆明高校生,大部分就读于云师大商学院、昆明理工大学津桥学院、西南林业大学、昆明机电工程学校等高校,还有曲靖、安宁等地的学生。

  针对学生们关心的问题,云南弘石律师事务所主任何汝惠表示,债权人通过威胁、非法拘禁等手段一旦带来人员伤害,将承担法律责任,“但是由于学生都在合同上签了字,逾期不还款很可能影响个人征信记录。”

  李颖课余时间喜欢运动,还在学生会担任职务,校园生活比较丰富,但还是会抽出时间来做点兼职,用她自己的话说:“家里比较困难,想多挣点钱,减轻家里负担。”去年11月,她在用手机聊天时,一条兼职信息弹了出来:“充当客户兼职,男女不限,工作时间1小时,工资100元,现结!”她看完后有些心动,独自一人来到发布这条兼职信息的“云南品臣投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她,给她介绍了旗下的金融产品,并要求她提供身份证等个人信息,贷款购买一部6000余元的手机,分期两年,每月还款230余元。“接待我的是一名客户经理,姓朱,她向我保证只是用个人信息虚拟购物,帮商家刷单冲业绩,不但不需要负任何责任,还有100元佣金。当然也不曾拿到手机。”之前李颖有一位师弟也做过这个,反响不错,加上还有钱拿,便答应了下来。

  李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有双方签名的合同。合同明确表示:学生办理分期业务后的还款与学生无关,如若出现学生还款情况,将由公司赔偿;学生信息如有泄漏,对学生以后信誉有任何影响将由公司负责等,“这份合同盖有公章,我比较放心,就签了字。”

  开始几个月,公司真的按时替她还了钱,然而到了今年5月,她的手机突然接到一条银行催款信息,从当月开始,“品臣投资有限公司”中断了还款,她打电话给朱某想问个究竟,却发现处于关机状态。几天后,她接到朱某的信息,让她到公司开会。她如约而至,原本空旷的大厅里站满了学生,一问才知道,这些学生来自多所高校,都参与了贷款业务,“最低的5000,最高贷了好几万。”

  客户经理朱某当着大家的面说,现在公司资金紧张,让同学们先自己把5月份的贷款垫上,她再想办法把钱还给学生。但自那以后,朱某好似人间蒸发,再也联系不上了。

  到了6月,李颖购买电子产品的厂商“伯仟金融有限公司”打电话来催债,“我告诉他们我也是受害者,分期的东西没到我的手里,家里比较困难,希望他们能宽限一些时间。”然而对方却表示只宽限一个月。从7月开始,未能还款的她被各种威胁电话、短信轮番轰炸,“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300多条短信息,对方威胁如果不按时还钱,下一步还会雇人上门泼油漆,拉横幅等,因此导致人员受伤后果自负。”她说,这件事她也有错,太轻信骗子了,所以一直没敢跟家里和学校说,“我真的压力很大,已经连续失眠好几天了。”

  另一位大学生陈诚的遭遇和李颖一样,“当时只是想做兼职挣点外快,谁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因为还不上钱,收账人员已经来到他的老家,在亲戚朋友单位散发催款小广告,歪曲事实,抹黑他和他的家人,“我来自小地方,周围都是熟人,我的父母因此抬不起头来,成天以泪洗面。”

  陈诚说,此前他曾拨打过110报警,警察过来了解情况后,其中一位民警说,之前也接到过类似报案,警方已经立案调查了,至于进行到什么程度,该民警则不愿透露。

  家境殷实的陈蓉蓉受不了压力,已经告知家里,让父母把钱还上了,“这次兼职挣了一百块,而贷款加上收债人员费用一共还了近一万元,真后悔随便把个人信息提供给陌生人,不知道之前的欠款对以后的征信记录有没有影响。”

  她还向记者透露,这些受骗的大学生建了个群,“大部分就读于云师大商学院、昆明理工大学津桥学院、西南林业大学、昆明机电工程学校等高校,还有不少曲靖、安宁等地的学生。”

  在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上,记者输入“云南品臣投资有限公司”查询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11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经营状态为“在营”,地址是: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青年路鸿城广场14楼16号。此外,这家公司并未发现“行政处罚记录”,也未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然而当记者赶到鸿城广场14楼,却发现这家店变成了“桌游吧工作室”,工作室负责人林女士说,云南品臣投资有限公司早在一年前已经搬走,记者致电云南品臣投资有限公司法人朱某某,却一直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联系上该公司的前员工何伟,他说:“朱某某家境殷实,算是个富二代,创建这家公司时启动资金还是家里人给的。”他说,一开始公司总部是在鸿城广场,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一年前突然提出要撤销总部,但保留各大高校周围的“分部”,不过招牌从“品臣投资”改为“大白科技”、“若水科技”等等。记者来到位于昆明市龙泉路机电学院侧门的“大白科技”店铺,发现大门紧锁,人去屋空。

  “今年4月份以前,公司一直帮学生还款,但4月底资金链突然出现了问题。”何伟说,一开始朱某某从父母或周围亲戚那里借钱帮学生们还贷,后来需要的钱越来越多,他也无能为力了。由于发不出工资,员工们纷纷离职,何伟顾念二人的交情没有离开,但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何伟坚定了辞职的决心,“之前我和朱某某在吃东西,突然有警察破门而入,把他给带走了,听说后来还交了几十万的保证金,警方调查的过程中还发现公司的营业执照是他叔叔的等其他问题,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另外,之前招收兼职的工作室何伟在负责,公司中止还款后,不少学生通过微信、电话向他讨要说法,“朱某某知道情况后,不但一句安慰都没有,反而怀疑是我们这些朋友把他的钱给吞了导致资金链断裂。我和他大吵了一架,今年6月份办完交接程序后就离职走人。”

  据他透露,目前“云南品臣投资有限公司”已经改名,“具体新名字叫什么,从事什么业务,我就不清楚了,毕竟之前有心结,从离职那天开始就不再联系了。”

  云南弘石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何汝惠介绍,作为年满18岁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他们在合同上签了字,那么这份合同就具备法律效力,大学生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如果逾期未还款,将会被列入银行的征信黑名单,如果债权人将学生们告上法院,法院判决学生偿还剩余款项而学生还不上,将被列入法院的个人征信记录黑名单,对日后就业、考公务员、买房等带来不良影响。”根据合同上的条款,承担还款责任的学生可以向公司追索已经承担的部分。“如果司法部门介入调查,确认这家公司涉嫌诈骗犯罪,那么学生同样是受害者,便能不承担还款责任。”

  另外,在追债过程中,债权人雇佣社会人士通过威胁、非法拘禁等不恰当手段造成人员伤害,学生要第一时间报警,取得法律保护,公安机关也应敦促债权人走正规司法途径,切勿擅自采用非法手段追债。

  他建议,由于在校大学生缺乏社会经验,对社会复杂程度认识不足,要妥善保护好个人信息,不要轻易把信息泄露给第三者。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兼职、创业等,“在兼职或创业前要充分听取家长和老师的意见,或者到法院、检察院、劳动部门的窗口咨询,还可以寻找法律服务机构,听取专业建议,明白哪些事情能做,哪些有潜在的风险,三思而后行。”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大连市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