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这款游戏红极一时网管为了赚钱盗号最后网

当年这款游戏红极一时网管为了赚钱盗号最后网吧被玩家给砸了

  前几天,1997年版天龙八部剧组演员时隔22年再次重聚,满满都是回忆,让人泪目。我作为一个80后的天龙玩家,也想起了当年玩游戏的那些时光、那些美好……(投稿玩家:像少年拉飞驰)

  还记得结缘天龙之时,那会中考刚结束,我邀着同学去网吧玩游戏放松心情。这时刚好看到网吧挂着各种天龙的海报,还有不少人在玩,所以我跟着凑热闹一起来到天龙。

  天龙是我玩的第一个网游,刚开始一切都很新奇,BGM很动听,地图很大,到处都是人,可以探索的地方很多。我在游戏里建的号是“丐帮”,取名“像少年拉飞驰”,因为喜欢韩寒这本书。

  一开始跟着剧情一步步往下探索,那时候的天龙,还没有“仙人指路”,每次做任务都是东奔西走。我一路感受游戏的恩怨情仇,一边看着人物等级一点点成长,成就感油然而生:天龙真的很精彩。

  整个暑假,我都泡在网吧打怪升级,也真正见识了天龙里的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一开始在摩崖洞刷级,我经常被杀,看到屏幕泛红就觉得紧张,择路而逃。而到后面,等级逐渐跟上后,对游戏的了解变深刻,开始游走在杀与反杀的道路上……装备差不要紧,被怼了就怼回去,打不过也要找机会恶心敌人……

  蕾蕾是我游戏里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游戏那么多年,见过神经最大条的女生!但也正是她,陪我度过最简单快乐的游戏时光。

  初见蕾蕾时,我在校场和别人插旗练PK技术。她身上的装备价值不菲,看我等级和她差不多,就主动挑衅和我PK。

  她的职业是“天山”,虽然是刺客,但打出了战士的彪悍感,打架技术惨不忍睹,装备比我好,等级也高我1级,几场切磋下来,都是我险赢。而那时候镶嵌石头的人很少,只是胡乱打了几个一级石头(学生仔,穷!)。

  几天后,她发消息让我去校场切磋。结果一打发现她没什么变,操作还是一样差,技能都是瞎按的。

  眼看她就要落败,没想到关键时刻她点了升级,瞬间满血逆转局势,将我打败。打完之后,还在我尸体上踩几脚,对我说:我截图了……

  赢了这局之后,她就没再找我打架,即便我点切磋,她都拒绝。我被她的“无耻”给折服了,存了几天的经验就为了和我打架时作弊!也正是因为这无厘头的架,我和她拉近距离,她成了我在天龙里的第一个好友,我也正式告别了埋头练级之旅。

  蕾蕾家在上海,留学海归,是一家外企的高管,她很舍得在游戏里花钱,典型的白富美!但她的游戏ID很中二,叫“好大一颗雷”完全没有妹子的矜持。她说,取这个名是因为她的名字带有一个“蕾”字……很奇葩的脑回路。

  虽然我自己也是一个小白,但经常会逛贴吧,找资料,对游戏的理解远比蕾蕾强。我教她打架、释放技能的顺序,挑选合适的宠物。就这样,蕾蕾会玩这个游戏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打赢她,不仅是她的技术提升了,而是她的装备甩我越来越远……

  她经常对我说:小驰子,不要紧,姐姐以后罩着你。也是,她那一套加5的装备,当时在区里可以算是高级号了。

  蕾蕾在线时间很长,因为他上班的时候,都是挂着游戏,每次我上的时候,她都会在。她任务没有做,会等我一起,我们一起打三环副本,一起去玄武岛抓BB,虽然有年龄差,但我们之间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她教我怎么追女孩子,甚至教我怎么看女生罩杯大小……

  之后,中考录取通知书出来了,我考了405分,一中录取线(语数英三科加起来)。一中什么都好,就是管的太严,大门每天都有保安守着,想要上课期间跑去上网是不可能的事情。

  1.5公里,网费2.5元一个小时。中午放学,我会一路冲刺到网吧,玩一个半小时再回学校。那段时间,最开心的就是每天蕾蕾在等我,我们一边做任务,一边有说不完的话。

  2000金币没了,仓库也被清空,好不容易培养的BB都被扒走了,这打击差点让我崩溃,一个大男生,望着空荡荡账号,眼泪流了下来。

  因为当时天龙很火,网上就有不少人靠盗天龙账号获利。那家网吧经常会有人被盗号,之后有玩家带着“社会人”找上门理论,网吧电脑都被砸了好几台,最后网管都被换了。这且是后话了。

  一套崭新的72级装备,每件装备都装上了价值不菲的3级石头,还有一只很好的BB。

  我没问她为我的号花了多少心血,因为我也还不起。我告诉蕾蕾,等我以后考大学,就上复旦,去上海找你玩。

  蕾蕾说:自己身体不大好,为了宝宝健康,要一段时间不能接触电脑。离开时,蕾蕾把她的账号给了我。“学业为重,有时间就玩玩,没时间就丢着,谁要是欺负你,就上我的号去打他,哈哈”。

  离开太突然,我竟没来得及找她要QQ号,当我上线时,只剩下告别的留言和她的账号。

  她一时兴起对我好而已,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或许她早已忘了我的存在。

  LOL开始火热,我跟着舍友一起入坑了。我没有再碰其他网游,把和蕾蕾美好的回忆封存在记忆里。

  这是我微信号xx,如果你还能看见,可以加一下……”这是蕾蕾在半年前给我的留言。

  12年过去了,至今,我还和蕾蕾保持联系,生活和工作的苦恼我也会向她倾述。

  pvc1905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