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安林执著信念谱写无悔人生

段安林执著信念谱写无悔人生

  期货个人开户条件

  跻身于期货行业已有十个年头,段安林对期货业的业态早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独特的看法。在他看来,过去期货公司盈利靠的是盲目投机交易、交易所返还佣金,现在市场环境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种旧模式已经不可持续。2013年以后,期货公司靠这种模式盈利会举步维艰。

  进入期货行业,段安林走过了一段颇为曲折的路,这还得从他的大学求学经历说起。1986年,他考入了四川大学,报考的是经济管理和生物两个专业,但却阴差阳错地被录取到了无线电专业。

  毕业之后,段安林进入了当时的长江厂,从事雷达研究工作。“我对雷达工作不感兴趣,工作的第二年,我就出来兼职了,做了南京地区的第一批经纪人。”段安林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段安林线年。适时,国内期货行业刚刚起步,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行业,新开张的期货公司开始大肆招揽人才。作为年轻人,段安林骨子里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他参加了南京首家期货公司的招聘,但在复试的时候,由于正好在浙江出差,他与期货行业第一次失之交臂。

  段安林对期货业在国内的发展前景有着美好的憧憬,虽然错过了南京第一家期货公司的招聘,但另一家期货公司南京东建国际期货(下称东建期货)却向他敞开了大门。据他回忆,当时报名应聘东建期货的人员达3000多人,初选下来留下1000人左右。经过半年的培训,线人,而段安林正是其中一员。

  “当时没有国内盘,我们做的都是境外业务,白天我在企业里搞技术研究,下班后到期货公司上班,凌晨才回家睡觉。尽管如此,当时我并没有觉得特别累,我们那帮人反而充满了朝气,觉得这是一份特别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回忆起当时的经历,段安林满满的感触。

  由于表现优异,段安林被选拔为东建期货管理部门经纪人。然而,他的期货梦想却因期货业的清理整顿而未能持续。1994年6月,国内开始对期货行业开展清理整顿,并于7月1日开始关闭所有外盘期货。

  “没有预想到这个市场后来会有那么长一个艰难的时期,当时认为顶多是两三年没有做头。”段安林告诉记者:“当时我是挺苦恼的,刚学到了一些皮毛,正充满了热情,却无法继续做这个行业。”正当苦恼的时候,恰逢华夏证券在南京筹建分支机构,段安林决定转战证券市场,而且一待就是八年。

  在进入华夏证券仅三个月时间,由于业务能力突出,段安林就受到公司管理层的青睐,并被提拔为掌管业务的交易部门经理。

  1996年4月,华夏证券在南京成立了第一个新的营业部,段安林被任命为总经理,适时他才27岁,成为全行业最年轻的总经理。

  “离开华夏,也是出于对期货行业最初的梦想。”谈及离开华夏的原因,段安林坦然地向记者表示。2002年下半年,他认为期货行业在中国可能已经见底,并认为未来期货行业在中国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此,他向当时华夏证券合作伙伴苏州投资建议,作为战略投入,可以考虑投资期货市场。

  双方一拍即合,新公司的筹建也是快马加鞭。在筹建的过程中,由于有期货行业的从业经历,对期货行业运作也相对了解,段安林成为了挑大梁的不二人选。“当时我们与光大集团合作,从光大集团手上收购了海南光大期货,取得了金融牌照。”段安林告诉记者。

  2003年9月8日,公司在南京正式挂牌,更名道通期货。“拿到牌照后,从办公厂地的装修、人员配备,到第一笔交易的完成,我们只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开业当年就实现了盈利。”谈及道通期货成立的过程,段安林颇为自豪。

  据了解,道通期货成立之时,国内期货行业仍处于低谷时期,无论是从业者个人,还是期货公司,整个行业都处于迷茫困惑期。“行业在那个时候正是需要信心的时候,我们对整个未来都是坚定看好的,没有任何怀疑。”段安林说。

  在坚定行业信心的同时,段安林开始考虑制定公司的发展战略。针对当时的行业状况,他制定了三个基本的战略,分别为品牌战略、文化战略、人力资源战略。文化战略上,他提出了“志同道通”,“我们希望道通的每个成员不仅把期货当成一份职业,而是一份共同的事业”。

  与此同时,段安林也特别注重公司品牌的建设。据记者了解,道通期货是当时唯一一个提出客户盈利业务人员提成加倍,客户亏损业务人员提成减半的期货公司,这在行业内形成一个导向,即业务人员必须以客户利益为第一位。

  段安林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时以客户利益为中心的导向不仅对整个公司经营,对公司品牌形象树立发挥了良好的成效,而且对整个行业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对于我个人来讲,那时完全是从头再来,一边学习一边干,同时还不能让企业走弯路。”段安林直言。由于定位正确,在第一个五年规划中,道通的综合成长率排在行业的首位。“五年的艰辛探索,让我感悟最深的就是,期货行业的发展必须立足于行业的生命力,即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段安林直言。

  正是因为对行业的生命力有着深刻的领悟,段安林提出了“健康道通”的经营理念。“我希望从业者个人到公司的业务结构,再到财务结构都是健康的、可持续的。”他同时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公司的经营理念升华至健康,是希望能够回归本源,基业长青。

  自2007年起,国内期货行业的期货公司监管规则发生重大变化:一方面股指期货业务推出了IB制度,券商必须收购控股期货公司才能开展IB业务合作;另一方面,监管层推出了期货公司以净资本为核心的监管体制。

  经过前几年的高速发展,道通期货的业务规模在2008年已达到净资本上限。由于没有券商背景,加之监管法规和业务规则的突变,让其生存发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的挑战。

  段安林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虽然当时有不少证券公司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但考虑到证券公司收购期货公司更多是把它作为股指期货的配套,他不愿意把公司的未来都押注在股指期货上。因此,他谢绝了证券公司的收购意向。

  在此背景下,段安林不得不为公司的长远发展重新定位。对于道通期货来说,金融方面并非是优势,因此从2008年开始,段安林率先明确了立足于产业,立足于商品期货的发展思路。

  在产业链选择方面,段安林也做了诸多的考量。他认为,只有中国有螺纹钢期货,中国也是全世界最大的钢铁生产和消费国,而且钢铁行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市场容量大,产业链也特别长。因此,他把钢铁产业作为道通期货今后发展的立足点和发力点。

  事实上,在2009年螺纹钢期货推出后,段安林就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个市场的巨大空间,产生了与螺纹钢龙头企业沙钢集团建立业务合作的想法,并积极争取两家的合作。“当时有十几家期货公司去竞标,道通期货是第一批被选中的三家企业之一。”段安林说。

  随着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道通期货的发展受净资本掣肘也越发明显。考虑到当时公司最大的股东苏州投资持续增资能力有限,段安林意识到必须引入新的战略合作伙伴,于是沙钢集团进入了他的优选范围。

  经过前期的业务合作,沙钢集团对道通期货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这也为两者的“联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沙钢知道道通期货缺的不是业务,而是资金限制了它的发展,当我们向沙钢伸出橄榄枝之后,沙钢与我们一拍即合,一周就决定收购。”回忆起沙钢与道通期货联姻的过程,段安林如今依然都记忆犹新。

  2011年,沙钢集团完成了收购计划,正式入主道通期货,并实现80%的控股。段安林说:“沙钢进来之后,我们进一步明确了第一步以钢铁产业链为主导的定位。”

  不过,段安林也告诉记者,期货公司走产业化道路也并非是易事。“进入产业经历了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由于期货公司不了解产业,我们曾经也走了很多路,如专业化事业部及研究员驻厂调研等,但一个企业真正的风险所在,只有企业的高层才会清楚。直到我们创新性地建立了一个以企业高层为核心的产业顾问团队,通过不断学习和融合,才找到了通往产业化大门的钥匙。”

  跻身于期货行业已有十个年头,段安林对期货业的业态早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独特的看法。在他看来,过去期货公司盈利靠的是盲目投机交易、交易所返还佣金,现在市场环境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种旧模式已经不可持续。2013年以后,期货公司靠这种模式盈利会举步维艰。

  在段安林看来,期货行业第一轮洗牌是资金为王,一些期货公司凭借券商资金的介入做大、做强,而现在期货行业缺的不是资金,而是专业创造价值的能力。“就像一个两米高的果树上结满了果子,因为我们的身高原因却够不着果子。”段安林表示,目前并不是产业客户没有风险管理需求,而是期货公司服务产业客户的能力有限。

  正是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道通期货早已未雨绸缪,做了充分准备。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今年上半年,大多数期货公司的经纪业务收入都在缩水,但道通期货的业绩却在逆势中爆发。

  “这得益于我们立足产业,走专业化道路,坚持专业创造价值的积累。我们现在处于上规模、边际利润快速上升阶段。”段安林说。同时,他向记者透露,后期道通仍将会以黑色产业链为重点,逐步扩展到有色、天胶、油脂油料,遵循做精、做优、做强的发展目标,“将来我们不排除会引入新的大型金融机构,去构建分享更大的蛋糕”。

  2013年,随着交易所大幅下调交易佣金,以及期货公司交易手续费率的持续下降,大部分期货公司的业绩受到了越来越严重的冲击,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谈及行业的转型,段安林认为,期货公司转型有两个方向,要么背靠金融,要么背靠产业,往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到了2013年,大家才觉得转型紧迫,但对于我们来说,早已完成了转型准备。”段安林欣慰地说,中国期货业发展了二十多年,巨大的市场需求是毋庸置疑的,很多新的东西我们还没有尝试,期货业还有很大的空间,要对期货行业的未来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