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武林高手仅5%以武馆为生有的兼职做生意

佛山武林高手仅5%以武馆为生有的兼职做生意

  期货公司报告

  武术,一直被视为佛山最响亮的名片,作为南派武术的发祥地,佛山汇聚南北不下六十种拳种,武馆也是遍地开花。过去,佛山武馆林立,开门授徒成为不少武师谋生的手段。如今,他们是否依然依靠授徒为生?

  此外,“生活”在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多数隐身于市井当中,一出手却招招致命。而身在21世纪的江湖中人又有怎样的市井人生?本文将为您揭秘佛山武林中的另一面——武林人士的市井人生。

  在一家摩托车配件工厂内,曹敏辉正忙着与客户商谈业务。而当他来到佛山市彭南永春拳馆内时,脱下衬衫,换上武术服,立马又变身为一名永春拳师傅。谁曾想到,在经营工厂的“掩护”下,曹敏辉是佛山市武术协会梁满枝永春武学总会会长。

  像曹敏辉这样的武馆师傅在佛山为数众多。而各大门派的高手也有不少在从事着其他职业,赚钱“养武”。

  据佛山市武术协会会长薛绵本介绍,如今在佛山武术协会注册的武馆有290多家,加之没有注册的,全市武馆数量在500多家,但能够专职靠开武馆谋生的,少之又少。“专职开武馆为生的仅有5%,其余的人都是有自己的工作,业余时间开馆授徒,为的是传承本门功夫。”薛绵本说道。

  薛绵本表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佛山升平路、莲花路一带武馆林立,当时不少大户人家学武来保卫财产及人身安全,武师就以教武术谋生。“武师在当时很多是一对一教授武艺的,专门教一个宗族或一户人家。”薛绵本说。

  记者采访发现,武林中人均认为佛山武术还不足以成为产业,和粤剧等文化类一样,仅仅是“文化品牌”。因此,在佛山以教拳为业,日子并不好过。

  “通过武术解决自己的温饱,分分钟可以。”佛山精武体育会会长梁旭辉表示,也有很多外省拳师来佛山安身立命,并过上了小康生活,但相比其他行业,赚钱还是不太容易。

  在佛山60多个拳种中,咏春和蔡李佛拳地位“强势”,仅在禅城区就有近百家。梁健华的武馆开在季华六路,每天晚上都有学员在练习“黏手”、“木人桩”、“小念头”。“人数较多时有60多人,少时20多人。”在武术从业者看来,这个数字足以让很多武馆羡慕嫉妒恨。

  梁师傅从1996年开始教拳,在2002年有了武馆。“我知道开武馆不会像其他行业一样赚钱,但它肩负着承前启后的责任。”梁健华表示,如今它已经在南海、丹灶、清远成立了3家“分店”,每年收入十万八万元不成问题。

  黄飞鸿武术队是祖庙里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他们每天为游客奉上武术表演。这支队伍的领头人名叫夏光亮,来自安徽,从2002年受邀来到祖庙,已有13年。

  作为外地拳师,他曾获得全国武术比赛的冠军,学武的足迹遍布安徽、河南、重庆、甘肃等地。“我是看黄飞鸿电影长大的,对佛山特别憧憬。”

  夏光亮表示,佛山的武术氛围特别好,外地武师很多。如今,他每天训练、演出,去年还开了自己的武馆。“现在刚起步,有20多个学生。”他坦言,以武术为生没那么容易,打拼13年还没有买房买车,并且“还很遥远”。

  据薛绵本介绍,如今活跃在武林中的武林人士里,很多曾经从事管理工作。例如薛绵本自己本身曾经是公司的管理人员,佛山市武术协会钟伟华咏春拳会总教练钟伟华、佛山蔡李佛拳鸿胜馆馆长黄镇江等都曾从事管理工作。

  与此同时,自己做生意或经营公司的也为数不少。例如经营摩托车配件厂的曹敏辉、经营工程类企业的佛山精武体育会会长梁旭辉等。

  为何武林人士中多从事管理经营?曹敏辉称,“过去,人们认为穷人家子弟要靠读书才能出头,学武则要有钱才能维持下去。”而黄镇江也表示,工作相对稳定,才能为爱武之人提供稳定的收入继续习武。

  在佛山武林,梁旭辉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身为佛山精武体育会会长、叶问第二代弟子,是“出镜率”最高的人物之一。

  然而在公众视野之外,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每天早上9时开始,他都会出现在自己公司的办公室里。他曾在会计事务所工作,如今则是一家工程类企业的执行董事。根据他的划分,他三分之一的时间放在工作,三分之一放在家庭,用在社会活动、功夫、公益方面的时间仅有三分之一。

  当然,梁师傅依然开馆授徒。他每周有两个晚上教弟子,还在周六下午开青少年培训班。“我教弟子并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而是为了发扬光大佛山武术。”他坦言教徒甚至要不断“贴钱”。

  佛山蔡李佛拳鸿胜馆馆长黄镇江如今是佛山蔡李佛拳非遗传承人,可谓是蔡李佛拳派中的代表性人物之一。这样“赫赫有名”的蔡李佛拳师傅在武林界活跃了数十年,但你可知道,他的工龄也高达43年。

  据黄镇江介绍,他少年学拳时是一名打铁匠,锻炼了一副好的身体。从事了大约30年的五金机械工作后,黄镇江开始转到管理工作,后来在一家染厂担任副总经理,一直工作到2010年才退休。

  这么多年来,黄镇江一直靠工作收入来维持习武。“工作收入也有一部分投入到武术,比如筹办一些比赛,由于武馆里的资金有限,表演服是自己筹钱的,更不要说平日里武馆的水电租金以及电脑等支出。”黄镇江说。

  2010年退休后,黄镇江更加专注于授徒。“每个周五、六晚回鸿胜馆教徒弟,每个周四、周五下午在城南小学教学生,还要安排时间到佛大体育学院上课。”黄镇江说。

  佛山市武术协会梁满枝永春武学总会永远名誉会长梁满枝在佛山永春拳界同样“炙手可热”。上世纪八十年代,梁满枝跟永春拳大师彭南师傅学习永春拳,学有所成后如今在佛山彭南永春拳馆授徒众多。据薛绵本介绍,梁满枝从事了30多年的公务员工作,担任领导干部,近年才退休。

  如今,梁满枝每个星期大约去拳馆内教徒3至4次,在佛山武林界也是一位有口碑的师傅。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