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是兼职做生意是本职工作”

“村官是兼职做生意是本职工作”

  记者8日从北京市朝阳区纪委获悉,来广营乡清河营村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在国庆期间为其子婚事大操大办,铺张浪费,违反中央相关规定,在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区纪委已责成乡党委依据相关法定程序,罢免其村委会副主任一职。目前调查组暂未发现其动用公款公物操办婚礼,并将继续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

  此事引来大量网民围观,多数网民认为马林祥的解释是“掩耳盗铃”,难以服众。网民“李柱山”说:“被曝光了就拿亲家当‘挡箭牌’,无论如何,马林祥出席了婚礼,就是对奢靡浪费之风采取了默许态度。”

  不少网民认为,村干部已成为腐败滋生蔓延的重要群体。网民”关东散人”说:“谁敢小看村干部?村里的地由村干部决定怎么处理,仅这一条,邯郸学生兼职网生财之路就广了去了,办个酒席算啥?纪检委和反贪局不可等闲视之。”

  “以后千万别让子女考公务员了,安心当个村干部更好。”网民“京师愤青”分析道:“由此看来,现在最牛的已经不是体制内的领导干部,而是紧紧依附于体制,同时又与体制保持适当距离的基层干部。这些人不仅可以充分享受到权力带来的好处,而且可以有效规避体制施加于正规干部的种种限制。”

  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大都市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在繁华的城区保留了一批奇怪的乡政府、村委会,也产生了一批奇怪的都市里的“村官”,他们中的少部分人亦官亦商、官商一体,而对于他们的监管空白常常衍生出小“官”巨贪、奢靡腐败等诸多怪象。

  这些“村干部”实际上早已不是村民身份,在城市化过程中,村多已改为社区,村民也都转化为“城里人”。不同的是,这些人还保有着对原先村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以及开发带来的红利。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这些转为社区的“城中村”“城郊村”就变成了“村官”敛财的热土。

  与“村官”巨贪“相辅相成”的是近年来频繁曝光的一大批巨富“村官”,他们动辄几十套房产、亿元身家。今年1月,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联丰社区党委书记黄新泽、居委会副主任霍成堂两人被曝名下拥有土地和物业8处,估算价值超过亿元。在新华社记者追踪下,当事人承认名下还有其他房产和土地,多得“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无论是查处的巨贪“村官”,还是被网民举报的巨富“村官”,他们往往集商人与“村官”于一体。在珠三角,拿到一张“村官”的名片,几乎同时也是以该村(社区)为名的开发公司或者经联社的董事长。

  深圳大学行政管理学教授马敬仁分析认为,在城市化过程中,这些掌握着村集体资产大权的“村官”们游走在村民和开发商中间,自己也搞起了开发,集体资产也就在运作中变成了私人财产,或者通过牺牲村民集体利益换取开发商给个人的好处,从而成就了“巨富村官”。

  除了村办企业,一些“村官”完全是“身兼两职”,甚至可以说“当村官是兼职,做生意才是本职工作”。在今年被曝光的中山“亿元村官”案例中,社区党委书记和居委会副主任两人名下的企业和其房产物业一样,也是多得自己都记不清楚,经商已达19年。

  广州、深圳等地的纪检监察部门表示,法律上对于收受贿赂的“村官”不存在“管不到的问题”,但问题在于多数“村官”处于犯罪与违法违纪的中间“灰色地带”,或者说最终走向犯罪的深渊就是因为其身份上的特殊性,导致对其监管的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