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做兼职发广告绵阳多人被骗近百万押

微信朋友圈做兼职发广告绵阳多人被骗近百万押金

  东北挣钱难

  缴纳288元、308元押金就可以获得一份“微商推广”的兼职工作,每天动动手指把3条广告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就可赚到最高150元日薪;多发展新人,成为管理员后,每日还可领取近百元工资,“坐在家里成为百万富翁”,这样的好事你动心了吗?

  “这是一个圈套”,日前,绵阳市多人参与到这样的兼职工作中,缴纳近百万押金。8月4日,发布兼职信息的公司负责人失联,百万押金不知下落。

  8月6日下午,烈日炎炎,正值周末,没有像往常一样呆在家里享受空调,家住绵阳市永兴镇的高女士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她怀疑自己被骗进“网络传销组织”了。

  今年7月下旬,在朋友推荐下,她加入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成为一名微信推广人员。

  “所谓的推广人员,就是每天在微信上转发5条广告,可以得到25元,钱都是当天结。”高女士介绍说,她们称这种为“推广模式”,除了每日发布上级安排的广告,她们还需缴纳288元押金。

  除推广广告之外,这家公司还为高女士等工作人员提供了另外一种方式赚钱——“引流模式”。“通过朋友圈链接向一些直播平台引流,每天发布3条可收入30元,需缴纳押金308元。”高女士表示,公司告知她们所缴押金2个月后可退,“同时每邀请一个人加入,就可获得68元 推荐奖励费 。”

  看到身边好几个朋友都在做这个,每天都能收到红包,7月25号,高女士向公司缴纳288元,进入了一个名叫“博一传媒R37”的微信群,群里一共有400多人,身边的朋友却不在一个微信推广群中。

  进群后的第一天,高女士按要求转发5条推广链接到自己的朋友圈,下午5点多,一个25元的微信红包发到了她手机。第二天,她按照同样的步骤操作,当天下午又收到了25元的微信红包。

  “动动手指,一个微信号一天就可以赚55元,对我们一般收入家庭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面对这种坐在家里收钱的工作,高女士跟身边的朋友合计以后,又申请了3个微信号用于发布广告,共缴纳押金2340元,还邀请了几个朋友加入跟自己一起赚钱。

  4日下午,预期的“收益”红包没有到账,高女士所在的推广群炸了锅,群内管理人员联系上级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复,一部分人还被直接移出了群,“当时就感觉到,遭了,被骗了。”

  当天晚上7点左右,微信名叫“博一总管”的负责人在各个微信群发布通知称:由于发生平台被攻击事件,造成平台财务账号攻击锁卡,工资只得等到明天解锁后一起发放。同时还声明:“欠大家的明天一分不少发给大家。”

  发布通知后,这家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全部“消失”,微信公众号内所有的教学视频、文章也被删除。

  苦等一天后,依然没有得到公司“上级”的任何信息,高女士和朋友确定自己被骗了。跟群里其他人合计后,高女士等人决定报案。

  6日,不少人跟着高女士一起到当地派出所,他们都申请了多个微信号用于发布广告,拿到钱后还推荐了自己的亲戚朋友参与。“据我了解公司是今年6月份开始,在绵阳招成员,部分进入得早的除了赚回了押金外,还有一点盈利。”早期加入者王先生向记者表示,他知道这种模式有问题,但前期回报率太高,赌的就是公司什么时候跑路。

  “一天发几个广告就可以得58元,还鼓励拉人头,拉进一个人得68元,这个就有点传销的影子了。”王先生透露,他在这次兼职风波中略有盈利,主要来自拉人头费,现在公司跑路,给亲戚朋友造成损失,让他压力很大。

  据王先生介绍,公司负责人失联后,绵阳的微信推广人组建了维权微信群,截止7日早上,已统计近200名参与者,初步估计共缴纳押金100余万元。

  王阳(化名)是较早进入的推广员之一,经过争取得到了群管理员资格,协助管理一个推广群,负责接收新加入的兼职者押金,每天固定时间将押金转到上级提供的银行账户。

  “我发现很多人申请了几个微信号来做这个,有的微信号里面只有几个人,肯定是不符合广告推广条件的。”王旭说,她将此情况给上级反应过,但上级告诉她,“不用理会,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与王阳一样,张洁(化名)也是管理员之一,她进入时间较短,还未投入更多资金。“我是7月26号才成为管理员的,要求必须是女性,还要我们把身份证和银行卡拍照发给他们。”看到身边参与人员多,考虑到管理员收入更高,她选择上传资料。

  “管理员每天有 工资 ,根据自己拉入新人多少而定,40到80不等,发布广告得到的费用在外,每天负责收各自群里新入群的保证金,上午12点,下午5点分两次上交。”张洁表示,每天新入推广员大概为10到25人,截至8号,她已经给上级交款近3万元。

  据了解,这家公司负责人通过微信建立管理员群,一名管理员负责一个群的日常资金收缴,所有交易均通过微信转账。

  “我所在的管理员群有近70人,每个人管理的群大小不一,多的满员500人,少的也有近百人。”张洁说,上级除通过管理员直线交易和管理外,还有一个叫做“检查员”的群体,这部分人主要负责检查管理员和推广员是否按要求做事。

  8月5日,一则“维权通知”流传在各推广群内,该通知请求各地受害者自发团结在一起积极维权,“具不完全统计,全国参与人数近3万人之多,每人按照投资596元计算,其金额高达1794万元。”

  通过网上查询可发现,微信推广赚钱的各种广告和链接比比皆是,被骗钱的新闻也屡见不鲜。

  8月6日,微信公众号“玩转抚宁”发布信息称,在河北省抚宁区一位李女士被拉进一个微信群,缴纳288元押金后,发布推广信息,领取25元日薪。

  与绵阳参与者一样,这个在抚宁区的微信群也是4日开始出现公司负责人推出微信群失去联系,押金不知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