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培训乱字当头随便办个班半年赚10万

艺考培训乱字当头随便办个班半年赚10万

  ▲位于成寿寺的一个音乐培训班授课场地就在普通民居内,琴房也没有隔音处理。昨晚,记者采访时,因为停电,只好点上蜡烛暂停授课。老师坦言,这个培训班因为在住宅楼内办公,无法在工商部门注册摄/记者石爱华

  近日,北京几大艺术类院校的艺考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几乎每个艺考生都会参加“专业”培训班临阵磨枪。

  然而《法制晚报》记者发现,所谓的“专业”培训班一方面数量越来越多,费用越来越贵,另一方面,师资水平、收费标准等却参差不齐。记者采访的数家培训班,手续齐全的还不到一半。

  根据《北京市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设置管理规定》(下文简称《规定》),培训机构应向教委提出相关申请方能获得资质。

  《规定》要求举办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应具备稳定的办学经费来源、能够满足教学需要的相对稳定的办学场地和教学用房。同时,培训机构的收费项目和标准,应报价格管理部门备案并公示。在交费时应将有关退费办法向学生进行公示,并与学生签订退费协议,退费时依照协议处理。

  今天上午,记者根据艺考生的指点,在网上搜索北京地区的艺术培训机构,光58同城上就检索到4851条相关信息,信息发布时间多为2013年春天至今。

  这些培训机构都会分等级收费,有基础班、提高班等,等级不同收费标准不一样。记者在一些表演培训机构的学费栏中看到,一般初级班一期的学费在万元左右,而精品班的价格一般要到5万元。

  记者看到,就算是同样一个级别的培训,不同培训班的收费标准也不统一。一名曾经办过培训班的老师介绍,培训班不等同于学校,也非公办单位,价格根本无法统一,老师也不存在一个价值评估的标准,艺术这种东西不好定价,因此高低都有。从几百元的考前辅导,到20万的名师指导都是存在的。

  一般情况下,考生与学校并不会签订任何协议便开始上课。老师解释,一般学生都是介绍来的,彼此也都相互信任,相对于学校,这种工作室更像是“家教”,学生一般也不会提出签合同的要求。

  不过也有一些“协议班”。一家名为北京北影艺术学院的艺考培训单位的“协议班”招收表演专业学生,学费标准并未直接填写。该校老师介绍,协议班是指考生与学校签订合同,学校保证考生可以考入理想高校,未达成目标可以退款等等。

  但协议班并非谁都能进,老师也会选择有潜力的学生,不然也很难完成协议。在另外一家美术培训单位也有协议一说,该校老师介绍,协议班学费一般是五万八千元起。

  何老师在一家已经成立11年的美术艺考培训机构工作,她介绍说,现在很多培训机构会打出“状元”、“名师”、“名校”的旗号招生,但实际中伪造老师身份的情况是存在的,防备心不强的学生很容易被这些头衔忽悠。

  记者在采访中,一名大二学生也在网上挂出编导专业培训的招生信息。该学生坦言,自己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专业排名靠前,了解编导招考老师的喜好,可提供考前技巧的培训,费用可以面谈,一般按小时收费。

  该同学说自己没有专业的教学场地,也并不设置专业课程的培训,仅是传授应试技巧,优势是在学校学习,了解面试老师的特点,也知道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学生,所以有信心能提供有利的指导才在网上“招生”的。

  除此之外,记者在采访中还遇到退休老演员开班的情况。该老师只在每天下午3点到5点“出师”,费用在每小时200元左右。该老师的两个儿子均是在其指导下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

  该老师的儿子张先生坦言,母亲退休在家非常“无聊”,所以想找些事情干,加上是专业演员出身,便开始招收学生。

  问及如何保证教学质量,张先生说,“这么跟你说,我和我弟弟都是在母亲的指导下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的,水平肯定没有问题”。

  除了学生和退休演员以外,成寿寺一家音乐培训机构的老师有一人是非专业院校毕业“自学成才”的吉他老师,他介绍自己就是因为热爱音乐,小时候拜师学艺。据他介绍,自己的启蒙老师也是现在音乐学院级别较高的元老人物,自己虽未经过音乐学院系统教育,但吉他水平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该培训班负责人说,大部分老师是自己认识的熟人,“专业好、人品好”的都可以一起做事儿。

  昨天晚上,记者去了位于南三环的一家音乐培训单位。这家培训单位位于成寿寺路旁的一个小区内,琴房等培训场所在普通的住宅楼内。

  记者以咨询艺考培训为由上门拜访时,房间刚刚停电,老师点起了蜡烛。因没电,吉他老师不得不电话通知学生改日上课。

  记者看到,这个培训班有两个琴房,分别为15平米左右,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客厅,据两位老师介绍,这个工作室接收的学生不一样,有的为了考级,有的是业余爱好,也有的是艺考。

  老师坦言,培训班只是个小的工作室,并没在工商注册,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在住宅楼办公应该无法办理。

  另外,记者咨询的7家培训单位里有2家属于“家教”性质的培训班,培训地点均是位于海淀区和传媒大学附近的个人住所,这两个培训班的招生老师都说没有集体授课的场所。

  记者随机在网上选取7家培训班分别进行咨询,结果只有3家在工商、税务等部门有过备案。

  一家在怀柔影视基地附近开办的培训班已经进行了至少三年的表演艺考培训。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正在工商部门进行公司的注册工作,培训班现在没有“户籍”。

  记者在采访中,类似“家教”性质的培训班因为没有授课场所,也不可能办理备案手续。

  从事英语培训班经营的郭先生告诉记者,一般培训机构只在工商部门注册公司,很少有人去到教委申请,有教委认证的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的资质证明固然好,但条件比较高,办学的成本也非常高。

  曾经办班的王胜利(化名)讲述了自己的开班经历。2006年他在老师的推荐下参加了美术班培训,考取了北京工商大学工业设计专业。2009年,已经大三的他想找点事情赚些学费,于是和同是学美术的高中同学在北京大山子附近“创业”,四个同学办起了美术设计专业的培训班。

  王胜利说,办班并不难,只要三个条件就能办起来。租个房子,找到老师,重要的是找到生源就可以了。

  因为都是艺术班出身,王胜利和另外三个同学都可胜任当老师,经过了三年的大学学习,王胜利也有信心能给艺考生们进行专业的指导,“没这个自信,我也不会开这个班的”。

  经过“美术圈”的同学牵线个人。王胜利说生源多是靠介绍,如果长期开有可能给这些介绍人一些报酬,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很合理。由于这种培训就跟请家教一样,所以没有到工商部门备案。

  王胜利记得,当年每个学生平均每个月的费用在2000元左右,包括课程费用,还有培训班的住宿费在内。每个学生平均学下来要三四个月,结果仅半年学费共收了约32万。

  除去房租费用,找模特的费用,户外写生的费用及生活费,四个同学半年总共赚了约10万元。因为一下子赚出了两年的花销费用,很知足了,王胜利只开了一次培训班便“撤了”。他说,当年自己的收费不算贵的,30%的利润也不算最高的。

  今天上午,丰台区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介绍,任何形式的经营活动都要有营业执照,培训机构也不例外,并且还需要向劳动局或教育局等相关领域的上级单位申请营业资格。像这种没有营业执照的培训班存在一定隐患,学生在选择时需警惕。

  北京昆仑律师事务所的冀旭宇律师表示,因为对培训机构的实际管理在规定中并无细则,对于一些没有在工商备案的个人培训班并没有相关的法律规范约束或者处罚措施,因此培训市场上鱼龙混杂的情况是存在的。冀律师提醒,学生在接受培训时,有条件的话最好与学校协商签订合同以保证权益。

  私家车赚钱最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