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治理难“减负”还需内外联动

校外培训治理难“减负”还需内外联动

  最赚钱的是那个行业

  眼下,中小学新学期开学已两周,而距离《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出台更已过去半年多。那么,在新的学期里,我省的校外培训机构是否有了新变化?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又是否有所改善呢?

  去年,校外培训整顿拉开大幕,各地纷纷重拳出击。江苏也不例外。数据显示,2018年,全省共摸排学科类培训机构17291家,正式取缔5405家。不久前的江苏省教育工作会议上,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更明确表示,今年,江苏将建设“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依托平台受理群众投诉,接受社会各界监督。

  行业“洗牌”大幕已然揭开,规范经营箭在弦上。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省已有一些现存培训机构做出相应改变: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基本都能挂在醒目处;少数机构会把教师的来源和介绍挂在墙面上;一些晚托机构安排老师专门在校门口接学生放学并安全送到机构;在课程安排上,部分机构也做出调整,不再安排超前课程,而仅着眼提升学生薄弱学科成绩,帮助梳理所学课程的基础知识点。

  然而,治理之路并不容易,违规行为仍在发生。“我家报的英语班一年一万八,每次课两个小时,一个小时外教一个小时中教。外教是大学里的在读研究生,中教是机构里的老师。”南京一位四年级学生的妈妈向记者说道。当记者提出《意见》中规定的一次性收费不能收超过三个月时,该家长表示并不知晓,并称这是机构的一贯做法,加上英语学习是个长期过程,自己也不介意。另一位常州家长则告诉记者:“机构老师都是在职的,要么就是退休的老教师,这样才会有生源。机构倒不会说老师是哪个学校的,但会拿出老师带班的成绩来给家长看。”在南京新街口,一家被列入“白名单”的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在介绍课程内容时仍明确表示如果学生成绩好,就可以学习下学期的课。

  “现阶段,考试分数依然是主要评价标准。家长们都生怕孩子落后,好的也期望更好。加上他们很多人由于缺乏专业的判断能力,缺乏足够的信息,没有了自信心,只能你补我也补,只求心安。绝大多数企业性质培训机构不会真正关心行业的发展,只关心能不能赚到钱。有需求就会有供给,就会有人‘明知故犯’。”一位教育机构的负责人对眼下的“治理难”如是分析。

  该负责人还表示,培训机构的架构其实非常复杂,仅一些专业术语的认定就需要专业人士的鉴定。在监管部门专业队伍还未形成的前提下,难免会有所疏漏,从而为违规行为提供了钻空的机会。南京市秦淮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对此表示了赞同。他举例说,一个培训机构是否存在超前、超纲教学,单凭培训机构的介绍或学生的反映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提供上课视频和对上课教材做进一步研判。“如果培训机构是拿教材讲的,就容易查处界定,如果不是,就有点困难。”

  “中国的校外培训现在已经发展到无人敢不上的程度。校外培训大都针对考试。试卷是学校或者教育主管部门组织专家出的。所以,其实是正规学校教育在生产补课需求。这个学校教育不是指某个学校、某个校长、某个老师,而是指全社会的教育系统。”南京晓庄学院教育学院江峰教授表示,整顿校外培训不能仅依靠行政力量,只有改变教育评价方式,改变考试方式,改变升学的评价指标,改变对中小学教育和教学质量的评估指标,改变教育主管部门对中小学教育和教学管理的直接干预,才能从根本上消解培训泛滥的现象。

  校外培训机构整治旨在为学生减负。而在减负之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除了校外,校内也应积极行动起来,让学生回归。

  开学第一周,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的同学们就拿到了一份全新的课后服务课程表:相对上学期单一的“完成作业+阅读”课后服务,多了20多门有趣的课程,比如轮滑、速叠杯、武术、机器人等。校长助理吴欢介绍说,课后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在下课后到16∶50的时间段里,学生们可以自由选择一门学习,课程基本都不收费;另一个是课程结束后的17∶00到18∶00这段时间,由值班老师带领大家完成当天的作业。因为课程的升级,学校参加课后服务的人数也从去年的150人攀升到了现在的200多人。“比起校外培训,学校接管让我们更加放心、省心。今年的校外培训就不打算报了。”一名三年级学生的家长说出了不少家长的心声。

  在苏州太仓市,感知网校的推出也让校外培训显得颇为“冷静”。该网校主要针对初高中学生,由市里的在职老师统一直播授课,学校老师会推荐学生上直播课。“我们班很少有同学在外面补课,一般都是上这个网校,老师要求上的,因为便宜而且还不用出家门。”一名苏州高二女生向记者说道。